• 海边看浪

    无论什么时候去海边,总能看到海浪从远方涌来,永不停歇地咏唱着海的节奏。有的海浪安详平缓能催眠,有的却惊涛拍起千堆雪,而冲浪者玩儿的海浪更是惊天动地,数米高如墙般翻……

    作者: 杨帅斌   出自:2016年第11期

  • 南极有座“泰山”

    我国开展南极科考30多年,建立了4座科考站,最新一座“泰山站”将在今年发挥重要作用。

    作者: 天扬   出自:2016年第11期

  • 科学家在南极做什么?

    《博物》杂志采访了地学、天文、生物3个领域的科学家,给大家讲述他们的故事。

    出自:2016年第11期

  • 到南极去!

    人类踏足南极地区已经一百多年,然而这片大陆和海洋依然神秘。了解南极的过去、现在和未来,以及南极独特的地理位置和科研资源,不断吸引着人们不远万里来此探索研究。看看这……

    出自:2016年第11期

  • 刺猬那些“黑历史”

    今天人们觉得刺猬很萌很可爱,但在中华上下五千年的历史中,它却长期身负恶名:外形狰狞可怖,性情凶狠狡诈,轶事妖异诡谲……本文盘点刺猬的种种文史掌故,带你了解它的那些……

    作者: 天冬   出自:2016年第10期

  • 刺客列传 豪猪、针鼹、马岛猬

    在自然界,许多动物都演化出了类似刺猬的防御方式,依靠身上的刺儿御敌。比如鱼类中的刺鲀,昆虫中的“毛虫”型鳞翅目幼虫,还有某些蜥蜴……而在哺乳动物中,也有一些和刺猬……

    作者: 矫天扬   出自:2016年第10期

  • 与刺猬家族谈笑风生

    前一篇我们观察了刺猬的日常,不过要想继续深入了解刺猬的生活,以及刺猬的不同种类,还是请它们自己来爆料吧!为此《博物》请来了刺猬家族的三位嘉宾—在中国分布最广泛的东……

    作者: 何全  张瑜   出自:2016年第10期

  • 与早醒的春花会面

    沉寂了一冬,早春时节苏醒的野花,会用什么方式抗拒残余的严寒,收集宝贵的温暖日光?还有,用什么手段吸引传粉者,如何对抗贪婪的昆虫……刚刚睡醒的花儿,就要立刻忙碌起来……

    作者: 彭鹏   出自:2016年第03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