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  • 插了梅花便过年

    热闹的年节中,插上几支清冷的梅花。如此有反差感的事,历代文人雅士却乐此不疲,甚至刻意而为。当人们把梅花种入园圃,摆上案桌时,究竟从梅花……

  • 【子鼠】老鼠何能当老大?

    一边是“过街老鼠,人人喊打”,一边是鼠登上了十二生肖中的头把交椅。厌弃与推崇,两种走向极端的感情,竟集于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动物身上?

  • 南朝砖画墓 地下的名士风流

    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的名士风流,莲花、狮子背后的佛国世界,“郭巨埋儿”里的伦理折射……是儒是释是道?门阀士族的内心矛盾而多变,于是那砖上的……

推荐谈资